分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選臺北金馬影展北影畢業短片《小瑛》 來自新片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心市民 發布于 2018-10-06
                      頻道: 劇情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(已有0人評分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片由新片場創作人謝宗翰(導演)、吳健彰(美術)等人創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比生命中的無常與荒謬,我們再怎么努力,終將是個小人物… 年底,擔任售樓小姐的小瑛快急死了,因為自己負責的那套兇宅又被客戶退回,眼見今年的業績無法達標,獎金就要泡湯,她的秘密目標就更不知何時才能實現。這天,公司來了一位神秘老先生說要賣房子,小瑛似乎又看到了一絲希望,她告訴自己“一定要抓住它”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片獲得最佳中國微電影金獎、女主角郭月獲得最佳女演員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附上導演創作手記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成片多出兩倍的粗剪時長,給片子帶來最大的影響,所以我將時長的錯估作為首要的檢討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劇本創作期間,時長的問題就應該被正視,畢竟一個30分鐘的片子有多達30場含調度的戲,怎么想都不太現實。然而當時的我不愿意做刪減,覺得每場戲都有其明確的功能性,認為它們都是這個故事不可或缺的一環,還天真的以為拉升整體表演節奏,能夠解決這個問題。除了戲太多,還有另外兩個致使影片節奏緩慢,又剪不開的原因。一是過多的移動鏡頭,二是不當的細節展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選臺北金馬影展北影畢業短片《小瑛》原本設計大量的移動鏡頭,是因為想練習以往比較少用的鏡頭語法,誰知拍攝時竟因割舍不下,最后成了困住自己的枷鎖而不自知。由于拍攝移動鏡頭耗時費力,壓縮了許多其他鏡頭的拍攝時間,造成的結果是,許多段落只拍攝了移動鏡頭,沒有其他機位可以跳剪,推動劇情的必要信息要等完整的運動后才被揭露,就使影片的節奏拖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當的細節展開使得主、次要場次沒有區分開來。許多部分應該是要簡明扼要的達到戲劇任務就行,卻被我錯誤的復雜化了。原本是想改正以往作業中扁平化、只為劇情推進而目的單一的分鏡,最后卻矯枉過正的加入太多非必要的信息。而拍攝時沒有足夠的剪輯意識,把重要與不重要的調度全困綁在一起,以致最后若想單拎出重點信息,加快敘事推進,就會陷入演員位置連不上,或是軸線不接的窘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選臺北金馬影展北影畢業短片《小瑛》成片中,情節的斷裂感致使角色狀態和情緒令觀眾無法代入感受,更別提最初希望能起到的「觀眾心理」引導。上一節討論的時長問題,是這一切最大的肇因。因為,要想把片子剪掉一半的時長,唯有改變結構才有可能。然而,原本這個劇本的結尾,靠的就是這些事件依序的堆疊發生,才能落得住,而整個敘事過程當中,維系觀眾注意力的設計,也很依賴原有的場次順序。最后為了要符合片長規定,咬著牙剪去大段的戲,然后重新結構,不只是白費了許多為敘事策略做的努力,也拱手讓出對「觀眾心理引導」的主控權,也由于部分信息的鋪墊和揭示,在新結構里完全插不進去,幾個角色的轉變和劇情發展,便會讓觀者感到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選臺北金馬影展北影畢業短片《小瑛》另外,造成觀眾覺得情節有斷裂感的原因還有一個,那就是我錯估觀眾的記憶力與聯想力。簡單來說,就是許多地方拍的太「想當然」了。由于劇本是自己寫的,開拍前又籌備了大半年,對于劇本中每個元素和細節彼此間如何作用,當然是再清楚不過。但在呈現給觀眾時,就應該重新檢視每個信息點是否都能通暢的串連。尤其在這樣一個劇本中,肇因和結果中間還隔了好幾場別的戲,觀眾很容易錯亂或混淆,最差的狀況就是不能理解其中的關連。舉例來說,并非所有人都注意到,序場的事故現場與準備復工的毛坯房是同一個地方,這可能是場次間隔太遠的關系。也有人反應,說沒看出小英兩次推銷的兇宅是同一套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選臺北金馬影展北影畢業短片《小瑛》那兩場戲,我應該挑選一個更有識別性的角度去拍攝,或是在兩場戲中都有同機位的使用,這樣才能給這套房子做一個標記。尤其片子當中出現這么多套房子的時候,更應該做到能讓觀眾一眼就辨別出環境。而小英成功賣出兇宅,與她終于有錢買下那套毛坯房之間的關連性,也是讓人看不太明白。當然,「她想跟主管借錢,又不愿意讓人知道」的這個信息點如果沒有被剪掉,或是觀眾也還順利記得地下室的墻上有一幅畫,并且從那幅畫中辨識出她存錢買房的意圖,那么整件事會比較說得通。換句話說,在處理這種逐步拼湊出來的背景與鋪排新的情境時,我「選擇訊息」以及「揭露信息的時機」都不夠準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問題雖然影響較小,也相對更屬于技術上的失誤。但是身為一名導演,在監視器前面待了這么長時間,沒有發現此問題,也屬于重大的疏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整體來說,全片的鏡頭都太緊了。因為對於陳設與場景的不夠自信,景別切換不明顯。這導至觀影過程讓人不舒服。連帶的,「敘事節奏」、「情緒收放」都受到影響,尤其幾場室內戲,無法在景別上很明顯的做出隔段,信息就胡成一鍋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景別問題帶來的影響,除了觀賞上的不舒適以外,更嚴重的是對空間的展現不清晰。舉例來說,就算看完全片,老先生家里的格局還是讓人沒有清晰的概念。包含老先生女兒的房間,也就是長年上著鎖的那個屋,其實就在小英屋子的對門,也沒有讓觀眾太明白,這個失誤其實嚴重的流失了觀眾的聯想力與注意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選臺北金馬影展北影畢業短片《小瑛》又比如,小英積極要出售的兇宅,前后兩對夫妻參觀的是同一套屋?餐廳的全貌又是如何?為什么小英忽然走到另一個空間里去沖茶了?毛坯房小區中,小英與窗戶的關系位置忽高忽低忽遠忽近…這在在影響了觀眾入戲的體驗。換句話說,我沒利用好環境與人的關系,等于是放棄了電影至為重要的手段,在對景別的妥協下,我連機位也下的不準確。所以,在沒有足夠的環境依托下,觀眾被逼著只能去看演員的表情,聽演員的臺詞時,少了觀者自身的代入體驗,電影感便一點一滴的流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想本片的創作初始,很替自己的不自量力感到難為情。當時竟然以為自己已經可以嘗試在故事之外進行另一層表述,結果,許多部分連最基本的「達意」都沒做到,更遑論對觀眾心理的掌握了。所以,我給自己歸納出三個急待改進的部分,以期能讓下一次的創作更上一步:一,基本功不扎實,面對創作時又不夠謹慎,所以,在影像的所指與能指之間沒有清晰的區分,導致訊息的接收方產生歧義。二,臨場的應變不佳。沒能真正就拍攝場地的現實因素去重新組織拍攝方案,死抱著既有的分鏡概念,使環境氛圍與場景細節沒能與表演和調度融合到一起,最后造成拍出來的戲沒有說服力,死氣沈沈。三、與工作人員的溝通應該更明確與堅定。在文字影像化的過程當中,整體感的把控導演責無旁貸,所以,與其他工作人員的討論之后,若彼此無法互相說服,那么我就應該堅持原先的想法。大膽且堅定的相信自身判斷。就算有錯的可能,也比三心二意,互相妥協來得強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文字內容歸本站版權所有,轉載請注明來自場庫(vmovier.com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“掃一掃”,直接在手機上觀看影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影片點評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速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影片作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avatar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方小青年
                      avatar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影美術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排行 更多熱門影片+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熱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商業視頻服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活動+熱門活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豎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http://www.yvrq.tw/55356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創作吧!少年22彈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加入我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線下實訓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抖音實戰
                      ×
                      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「場庫」客戶端下載高清影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下載
                      - iOS / Android 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登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线上娱乐